• 当前位置:报福资讯>文化>丰收节里看望种粮人,白露秋分寒露这些节气早已写到他的掌纹里
  • 丰收节里看望种粮人,白露秋分寒露这些节气早已写到他的掌纹里
  • 发布时间:2019-10-22 19:07:41 | 浏览:4999

    文|李姣

    去年秋天,当我回到乡下的家乡时,秋收后的稻田呈现出深黑色。

    是我84岁的唐波留在了农村的稻田里。他是我们村为数不多的仍以粮食为生的老农民之一。中午,唐纳德在柴火炉里给我煮了新的米粥。在熊熊大火中,我看见唐纳德的弓影在旧墙上晃动,就像皮影戏中的木偶。想到像我唐纳德这样的人可能是我家乡最后一个守护者,我有点难过。

    唐波煮的新米粥上覆盖了一层水晶米油,一股新鲜的米香立刻浸透了心脏。晚饭后,我告诉正在打瞌睡的唐波和博,国家已经为农民设立了一个节日,也就是秋分。

    唐波醒悟过来,问我,什么节日?

    我说,中国农民收获节。

    唐波有点困惑。他额头上的隆起和皱纹就像堆积在山坡上的稻田一样。

    我向唐波解释说,国家设立这样一个节日是为了向种植粮食的中国农民表示感谢。只有当粮食丰收时,人们才能过上安全的生活。

    唐波不禁点头说道,“这是正确的做法。想想吧。土地不种植食物。真遗憾。”

    在过去的几年里,当我回到家乡的时候,我经常看到唐纳德露出忧郁的表情。他独自坐在山坡上,看着荒芜的土地上杂草丛生,长长的叹息漂浮在群山中。只有当唐纳德看到他种的绿色庄稼在风中翻滚,金色的稻浪在他的田里翻滚时,他才会微笑。

    事实上,我也明白,在一些农村地区,传统粮食作物的收成已经逐渐消失在天空。

    一位文学朋友深情地记得这样一幅春耕的画面:田野像纸,犁像笔,水像墨水,奶牛和人们挥舞着剑,一起泼墨。

    雾雨春耕的画卷现在在农村几乎绝版了。当我想起那些年,村子里的米快熟了,秋风掀起金色的米浪。它们像波浪一样向前滚动。这是地球母亲即将分娩时的喜悦。

    在城市的最初几年里,我遇到了雷声、闪电、风和冰雹,我非常焦虑地趴在阳台上看着村子的方向。我担心风和冰雹会摧毁庄稼。风和冰雹过后,我记得农民们抱着疼痛的胸膛,弯腰用手举起倒下的大米。现在,我没有这种担心了,田野里的杂草从来不怕打雷、闪电、风和冰雹,它们光着牙齿和爪子悄悄地把村子吞没了。

    一天,当唐纳德回家时,我和他喝了一杯。在桌子前,唐纳德对我叹了口气:“侄子,我想这种作物的手艺要丢了。村子里有2000多人,但现在几乎所有人都是老人,不到200人。年轻人不尊重种植庄稼。甚至有24个节气一年都不知道。”

    而唐波,春天的开始,下雨了,蛰了昆虫...白露、秋分、寒露和初霜,这些节气已经写在他的掌纹上。因此,唐波几乎不看日历。他只看山坡和田野里的植物和庄稼。他能准确地感觉到季节的变化,闻到季节的气息。小满,小麦和其他作物的谷粒开始饱满了。芒、小麦和其他有芒作物已经成熟。草叶上有霜。那是第一场霜冻。

    当我回到城里时,我和几个已经在城里定居的村民聊了聊,问他们为什么不在乡下种庄稼。他们立刻笑了:他们在问什么奇怪的问题?我想你担心咸萝卜。

    由于工业化和城市化的进程以及轰鸣的推土机和挖掘机,我的许多农民朋友已经与他们的祖国隔绝了。一个农民笑着对我说,他终于停止种植庄稼了。像你一样,他早上在城里喝豆浆。我祝贺你,并表达我的无助。

    你还种植庄稼吗?我不会再问这个愚蠢幼稚的问题了。我抓起一把不起眼的土壤,嗅了嗅,然后在电脑旁边的碗里种花。看着碗里的花草,我觉得这是一种无奈的矫情感觉。

    还有几个腿上沾满泥巴的庄稼汉,他们陪我坐在村子的屋檐下,听春天夜晚怡人的雨声,和我一起坐在山坡上,听青蛙的声音,听踮起脚尖的风,吹遍庄稼地,吹遍稻田和花田。

    在秋天蔚蓝的天空下,我看到了广阔肥沃的土地,听到了风吹水稻和海浪的声音。我还认识一些谷物种植者。我会来看你的。我感谢你把你的一生托付给地球,用汗水播种和收获谷物,养育地球上的一代。

    寻找记者、寻求报道、寻求帮助,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,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!

  • 随机新闻
  • 热门新闻
  • 最新新闻
© Copyright 2018-2019 folmos.com 报福资讯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